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鄱陽(yáng)湖畔 天地大美——評長(cháng)篇小說(shuō)《大鳥(niǎo)》
來(lái)源:光明日報 | 梁鴻鷹  2024年06月29日09:07

彭學(xué)軍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大鳥(niǎo)》,是一部聚焦鄱陽(yáng)湖候鳥(niǎo)保護主題的時(shí)代之作。作品有著(zhù)來(lái)自當下真實(shí)生活的鮮活,展開(kāi)的是一個(gè)個(gè)生動(dòng)的兒童生活場(chǎng)景,很好地體現了作家對現實(shí)的深刻洞察。鄱陽(yáng)湖當下生態(tài)建設的日新月異,周邊人們精神風(fēng)貌的變化,生態(tài)意識的進(jìn)一步增強,大家廣泛參與帶來(lái)的新貌,使作家得到鼓舞,從青少年成長(cháng)與候鳥(niǎo)保護這個(gè)切口入手,反映新時(shí)代社會(huì )發(fā)展的大主題。

《大鳥(niǎo)》彭學(xué)軍 著(zhù) 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

閱讀小說(shuō)可知,彭學(xué)軍由自己熟悉的創(chuàng )作路徑出發(fā),書(shū)寫(xiě)了一幅優(yōu)美的生活長(cháng)卷——蒿子是鄱陽(yáng)湖邊長(cháng)大的孩子,水天相接的鄱陽(yáng)湖養育了他,也哺育了許多美麗的生靈。其中,蒿子最喜歡的就是白鶴,每年冬天都在等待白鶴的歸來(lái)??呻S著(zhù)環(huán)境破壞逐年加劇,候鳥(niǎo)們的生存愈加困難,鄱陽(yáng)湖成了它們僅有的越冬之地。為了保護最后的“候鳥(niǎo)天堂”,年輕的周薔站了出來(lái),她領(lǐng)著(zhù)蒿子、江韜、肖永哲等小志愿者們,一起種藕護鳥(niǎo),改變當地農人的觀(guān)念,共同建設候鳥(niǎo)家園。小說(shuō)以“中國白鶴媽媽”周海燕為故事原型,從少年的視角和成長(cháng)歷程入手,以輕盈詩(shī)意的筆觸,敘述了志愿者周薔在鄱陽(yáng)湖畔種藕護鳥(niǎo),引導少年志愿者保護白鶴,聯(lián)合當地鄉民共建綠色生態(tài)家園的故事。

在這部小說(shuō)中,長(cháng)江流域生態(tài)環(huán)境良好,人與自然、人與動(dòng)物和諧共生,新時(shí)代大美中國大美鄉村氣象昂揚,少年兒童在校生活和家庭生活健康快樂(lè ),建構了故事的主體。孩子們對候鳥(niǎo)的保護原來(lái)是自發(fā)的,而非自覺(jué)的,屬于玩耍嬉戲范疇。但現實(shí)的啟發(fā),學(xué)校老師和周阿姨等環(huán)保先行者的帶動(dòng),使孩子們意識到了自己肩負的責任。

反映新時(shí)代少年兒童成長(cháng)面臨的新問(wèn)題、取得的新突破,是當代現實(shí)題材兒童文學(xué)不可或缺的內核。這部作品書(shū)寫(xiě)了兩組少年兒童,他們在鄉村振興、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的事業(yè)中,不是旁觀(guān)者,而是積極的參與者。蒿子等鄉間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少年,生長(cháng)在大自然中,而肖永哲、江韜等城里的孩子,面對的則是刷題、考試、玩電子游戲等。當鄉村少年與城里的孩子相遇,面對候鳥(niǎo)保護這一公益事業(yè)的時(shí)候,更廣闊的天地在他們面前徐徐展開(kāi)。在遼闊的大自然中,孩子們相互學(xué)習,一道迎接困難、解決困難,在保護動(dòng)物的事業(yè)中境界得到提升,而且將幫助候鳥(niǎo)的過(guò)程轉化成為個(gè)人心智得到更好成長(cháng)的過(guò)程。

白鶴 鹿尋光 繪

書(shū)中的“大鳥(niǎo)”——白鶴,這一古老物種生命能量強大,集堅韌、智慧和優(yōu)雅于一身。大自然中以白鶴為代表的動(dòng)物,在人類(lèi)?ài)橎菍W(xué)步的時(shí)候,就已頑強生存在地球上了,歷經(jīng)了6000多萬(wàn)年的進(jìn)化。然而,遺憾的是,當前世界自然保護聯(lián)盟把白鶴列入了極度瀕危物種,對外公布全球白鶴種群數量為3500至4000只。經(jīng)北京林業(yè)大學(xué)等單位研究,近年來(lái)全球白鶴在我國越冬數量達5600余只。人類(lèi)總是認為自己是世間萬(wàn)物之靈,殊不知,其實(shí)很多動(dòng)物具有的本領(lǐng)人類(lèi)并不具備。人類(lèi)要向動(dòng)物學(xué)習,向自然學(xué)習,尊重愛(ài)護它們,自身才能更好地進(jìn)步。這一永恒的命題,在書(shū)里得到了揭示。

孩子們從實(shí)踐中感悟,與人類(lèi)平行生活在這個(gè)地球上的許多飛鳥(niǎo),是人類(lèi)的朋友,救助它們,何嘗不是救助自己?《大鳥(niǎo)》中的孩子們,見(jiàn)識更廣闊的世界,在保護生態(tài)的事業(yè)中汲取了向善和前行的力量,富有意義。作者把中國少年兒童成長(cháng)的心路歷程,放在新時(shí)代的社會(huì )進(jìn)步中去表現,不僅于少年兒童,于社會(huì )也有啟發(fā)意義。

從藝術(shù)手法上看,這部作品矛盾沖突構建合理,符合生活邏輯與社會(huì )現實(shí)邏輯,特色鮮明。作品中的人物不斷接受矛盾沖突的考驗,在現實(shí)的具體性中逐步成長(cháng),人物性格更是在情節自然而然的發(fā)展中被塑造出來(lái)的。小說(shuō)中,作者設計了幾種關(guān)系。其一,少年與外來(lái)者周薔的關(guān)系。他們之間的互動(dòng),表達少年從她這里不僅接受了對自然、對動(dòng)物親和關(guān)系的熏陶,同時(shí)也接受了依靠自己、獨立思考等理念的感染。其二,周薔和當地村民的關(guān)系。雙方由暫時(shí)敵對發(fā)展為相互理解,攜手建立候鳥(niǎo)保護基地,反映了生態(tài)保護在現實(shí)中的境遇。大鳥(niǎo)等動(dòng)物的保護并非一帆風(fēng)順,沖突來(lái)自片面發(fā)展觀(guān)造成的旅游擴建、基礎設施增容等,更來(lái)自落后的觀(guān)念和生活方式,特別是人的私欲。作者敢于直面矛盾、化解矛盾,反映了國家政策的強大感召,公民生態(tài)文明素質(zhì)的明顯提高,環(huán)境保護意識與行動(dòng)的顯著(zhù)增強,這正是時(shí)代進(jìn)步發(fā)展的主旋律。

這部作品可圈可點(diǎn)之處,除主題宏大、結構合理外,還在于書(shū)中有大量關(guān)于鄱陽(yáng)湖的民間傳說(shuō)和候鳥(niǎo)知識。其對人文歷史知識的普及,對生態(tài)文化建設的呼吁,值得贊賞。在扎扎實(shí)實(shí)的生活邏輯中,作家充分發(fā)揮創(chuàng )作的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很好地處理了虛構與現實(shí)的關(guān)系,深情講述了鄱陽(yáng)湖這片土地上發(fā)生的自然與人文環(huán)境變遷。在鄱陽(yáng)湖候鳥(niǎo)的一聲聲啼鳴中,作者與書(shū)中的主人公們,共同完成了精神追求、自我認可的轉變。新時(shí)代的綠水青山下,人與自然正共繪“大美中國”的圖景。原有生活的底色,在小說(shuō)中化為文學(xué)的豐富性和生動(dòng)性,并經(jīng)由兒童文學(xué)這種獨特的方式來(lái)實(shí)現,既展現了現實(shí)巨變的力量,也凸顯了文學(xué)啟迪人心的質(zh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