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hù)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主管

臥龍堡里古樹(shù)多
來(lái)源:人民日報 | 綦國瑞  2024年06月29日10:34

我愛(ài)看古樹(shù)。就像在山東曲阜的孔林,聽(tīng)著(zhù)松柏的風(fēng)鳴,我仿佛能聽(tīng)到孔子周游列國的木輪車(chē)吱吱嘎嘎的聲響;聞著(zhù)松柏的異香,仿佛聞到了孔尚任書(shū)寫(xiě)《桃花扇》的墨香。一棵古樹(shù)可以看作一方土地的地標,如廣野中聳立的高山,如沙漠中的清泉。這回,是在一個(gè)小小的山村里看到了一片古樹(shù)。

小山村,是山東省煙臺市牟平區龍泉鎮的臥龍堡村。從鎮上到村里去是一條寬闊的路。走著(zhù)走著(zhù)進(jìn)入了一個(gè)山窩,這里是著(zhù)名的昆崳山的余脈。春末夏初是膠東最艷麗的季節,臥龍堡村那滿(mǎn)山松樹(shù)、柏樹(shù),滿(mǎn)坡的槐樹(shù)、柳樹(shù),滿(mǎn)村的楸樹(shù)、香椿樹(shù)、皂角樹(shù)、四月雪,還有路邊的野草都在利用這個(gè)美麗的季節拼命地伸展自己的腰肢。它們交織在一起組成深深淺淺的綠。陽(yáng)光照在身上的時(shí)候,一片樹(shù)葉、一根小草都是一面鏡子,反射出來(lái)的光也是嬌嫩的,透著(zhù)青春活潑的氣息。那花香與草香粘在一起的味兒,與樹(shù)香交織在一起,直沁心脾,讓人迷醉。

那層層疊疊的閃著(zhù)金光的嬌媚的綠啊,直直地把這汪洋成一片綠色的海。臥龍堡就成了海中的綠島。村頭就是一座綠色的山。走近去看,是三棵相距不遠的雪松,枝杈交錯。樹(shù)干粗壯,四五人才能合抱。奇異的是那些枝枝杈杈幾乎都是平行著(zhù)生長(cháng)的,沿著(zhù)層層樹(shù)杈可以輕松地爬到樹(shù)頂。據說(shuō)明末清初的時(shí)候,從文登大水泊搬來(lái)幾家人在此定居立村。其中有位讀書(shū)人愛(ài)雪松的高潔,就帶著(zhù)兩個(gè)兒子,每人栽下了一棵雪松。初時(shí),樹(shù)木矮小,是孩子們玩耍的地方,孩子們借樹(shù)枝“打提溜”,天長(cháng)日久,樹(shù)枝都被拉直了。隨著(zhù)樹(shù)木長(cháng)大,密密的樹(shù)冠既能遮陽(yáng)又能避雨,從此成為村民集會(huì )的地方??箲饡r(shí)期,村里的小伙子曾在這里戴上紅花走上抗日戰場(chǎng)。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里是村民們集合下地勞動(dòng)的地方?,F在這里又是村民們休閑、跳廣場(chǎng)舞的好場(chǎng)所。這三株雪松啊,它們隨歲月生長(cháng),見(jiàn)過(guò)興衰,知道冷暖,英雄的形象儲存在它們的年輪里,生活的滋味滲透在它們的皺褶里。我凝望著(zhù)它們,敬畏之意油然而生。

離雪松不遠,溫暖的陽(yáng)光下還飄浮著(zhù)一片綠色的云。那是一棵楸樹(shù)的巨大樹(shù)冠。碧綠的葉中間正盛開(kāi)著(zhù)一朵朵金色的小花,很像是一盞盞亮著(zhù)的小燈籠。據說(shuō),這棵楸樹(shù)早已過(guò)了百歲的生日。一片綠云里亮著(zhù)那么多的小黃燈,看著(zhù)看著(zhù)就把它們看成了湛藍浩空中那一顆顆亮晶晶的星星了。這樣的景色多么容易成詩(shī)啊。據說(shuō)楸樹(shù)可以活到五六百歲,這棵楸樹(shù)大概正當少年呢。而走在村中的任何角落,抬眼都可以看到一段綠色的樹(shù)梢,像是大漠深處整裝待發(fā)的火箭,看架勢足有四層樓房高。終于走到它的跟前,這是一棵柏樹(shù),已有兩百余歲。我找了一位友人同抱,抻了抻胳膊,才勉強摟住。

在這綠島中徜徉,不斷見(jiàn)到讓我驚異的古樹(shù)。這里群山環(huán)抱,綠水長(cháng)流,雨水充沛,氣候濕潤,土地肥沃,給了古樹(shù)適宜的生長(cháng)條件。聽(tīng)說(shuō)有人想買(mǎi)走村邊的一棵古楸樹(shù),被村里人拒絕了??磥?lái),臥龍堡的古樹(shù)多,更多是因為這里的人們。他們愛(ài)古樹(shù),想把它們鄭重地留給子孫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