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充分挖掘澳門歷史文化底蘊,推動不同文明之間的交流互鑒 ——專訪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主席、澳門文化界聯合總會會長吳志良
                來源:川觀新聞 | 余如波  2024年03月22日07:38

                吳志良,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主席、澳門文化界聯合總會會長、澳門學者同盟主席、歷史文化工作委員會主席以及澳門大學客座教授。任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港澳研究會顧問、中華海外聯誼會常務理事、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理事、中華文學基金會理事以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名譽教授。主要從事澳門歷史與政治研究,代表性著作有《澳門政治制度史》《東西交匯看澳門》及《悅讀澳門》等。

                    吳志良,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主席、澳門文化界聯合總會會長、澳門學者同盟主席、歷史文化工作委員會主席以及澳門大學客座教授。任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港澳研究會顧問、中華海外聯誼會常務理事、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理事、中華文學基金會理事以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名譽教授。主要從事澳門歷史與政治研究,代表性著作有《澳門政治制度史》《東西交匯看澳門》及《悅讀澳門》等。

                飽經風霜的大三巴牌坊下,游客和市民在此流連;古色古香的媽閣廟內,香火繚繞未曾斷絕;熙來攘往的官也街街頭,各色小吃令人垂涎……“煙開濠鏡風光異,好一派,繁華地”,清代文人黃呈蘭曾用這樣的詞句描寫澳門,數百年后,這里帶給人們的感受似乎并無太多變化。

                在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主席、澳門文化界聯合總會會長吳志良看來,澳門是中外文化的交匯之門。這方“彈丸之地”在西學東漸、東學西傳過程中扮演著積極角色,為不同文明、不同民族相互認識、溝通、理解、尊重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這樣的認識,植根于幾十年來對澳門的深入觀察和研究。從上世紀80年代扎根澳門以來,吳志良已在這里度過30多個春秋,以文學創作者、歷史研究者、社會活動推動者等不同身份深度參與了澳門發展進程。今年2月下旬,四川日報全媒體“文化傳承發展百人談”大型人文融媒報道記者前往澳門專訪吳志良,借助這位“澳門通”的視角觸摸澳門文化的根與魂。

                結緣澳門,時代造就命運

                吳志良出生于廣東省河源市連平縣,讀中學時理科成績較好,但沒想到畢業前體檢發現患有色盲,只好在老師的建議下轉到文科。憑借不懈努力,他考入北京外國語學院(今北京外國語大學)葡萄牙語專業。

                1985年本科畢業前夕,葡萄牙總統訪問中國,吳志良受邀參加餐敘?!爱敃r中葡兩國就澳門問題準備談判,后來一畢業,我就來到澳門工作?!彼袊@道,自己學的是葡萄牙語,而澳門回歸祖國恰好在那時提上了日程,“跟澳門結緣完全是巧合,可以說時代造就命運?!?/p>

                吳志良很早就有閱讀、寫作的愛好,還在讀大學的時候,就為廣州《足球報》投稿,介紹巴西、葡萄牙足球,掙點稿費、買點書。初到澳門,他在澳門政府部門從事翻譯工作,空閑時翻翻葡萄牙的報紙,編譯一些介紹異域風土人情的文章,然后步行幾分鐘送到澳門日報社?!爱敃r的社長看到我的文章,覺得寫得很好,還指導我壓縮到1000字左右,發在副刊上?!?/p>

                工作一年后,吳志良獲得獎學金,赴葡萄牙留學進修了兩年。那段時間,每當中國代表團到葡萄牙談判,他就以《澳門日報》特約記者的身份,聯絡葡萄牙當地記者,結合所見所聞、所思所想發回一些報道,記述葡萄牙的風土人情、政治動態等。后來,這些文字以《葡萄牙印象》為題結集出版。

                散文集《葡萄牙印象》一發行即告售罄。有評論認為,提到上世紀80年代的澳門文學,這本散文集是文學史和研究者無法繞過的。該書以清新自然的藝術品質及濃厚的情感信息吸引了讀者,“志良有簡潔精確的文筆……他的文筆又在精簡中有了感情,顯得活潑,風趣而又實在可親?!蓖瑫r,吳志良還參與翻譯了不少葡萄牙文學著作,如《創世紀》《葡萄牙》《盲人的峽谷》以及葡萄牙詩人賈梅士的有關作品,推動澳門與葡萄牙之間文學的交流和溝通。

                探究澳門,填補學術空白

                從葡萄牙留學歸來后不久,吳志良進入澳門基金會工作,1992年起任職于行政委員會,當時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原澳門東亞大學。隨著東亞大學一分為三,澳門基金會的功能也隨之調整,“一是發展中國和葡萄牙的關系,包括推動科技合作、學術合作、文化合作等;二是對澳門社會、政治進行全面的研究;三是通過發放獎學金,鼓勵澳門學生到內地讀書?!?/p>

                “做這些工作的時候,心想大家都在讀書,我也去讀吧?!?993年,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邀請,吳志良到南京大學訪問,結識了著名歷史學家茅家琦,后來便在茅家琦的指導下攻讀博士學位,從事澳門研究。澳門回歸祖國前夕,其博士論文以《生存之道——論澳門政治制度與政治發展》為題出版。當時,學術界缺少一部中葡雙方、澳門居民普遍認同的澳門歷史作品,該書填補了這一空白,并奠定了吳志良在澳門學術研究領域的地位。

                讀博前,吳志良時常利用業余時間,在澳門高校教授葡萄牙歷史和葡萄牙文學;博士畢業后,教師這一身份依然沒有落下?!澳菚r候教書,一個是晚上,一個是周末?!彼虤v史,喜歡用提問和說故事的方式,然后給題目讓學生看書,下一堂課由學生上來講故事?!皻v史不外時間、人物、地點,這些東西很枯燥,用當下的現實提起興趣,學生就來勁了?!?/p>

                通過教學,他一方面引導了不少年輕人對澳門歷史、澳門文化產生興趣,另一方面不斷看書、充實自我,更新自己的知識?!拔抑鲃犹岢鰜碚乙恍└咝:献?,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希望能夠吸引更多的人來研究澳門?!痹谀暇┐髮W、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以及澳門大學、澳門科技大學等高校,他通過與在職學者共同指導,陸陸續續帶了一批這樣的學生。

                從澳門出發,與祖國休戚與共

                澳門基金會的宗旨是促進、發展和研究澳門的文化、社會、經濟、教育、科學、學術及慈善活動,以及推廣澳門的各項活動?!鞍拈T是一個很典型的社團社會,具有同舟共濟、守望相助的精神。我們通過支持、保障澳門社會組織的運作,使得澳門社會相對比較和諧穩定?!眳侵玖颊f。

                而在推動澳門基層治理之外,澳門基金會在文化等領域同樣貢獻良多。以歷史文獻檔案為例,在澳門基金會的組織推動下,《明清時期澳門問題檔案文獻匯編》(6卷)、《葡中關系史資料匯編》(10卷)、《〈澳門憲報〉中文資料輯錄(1850—1911)》等相繼整理出版。

                “對于歷史檔案文獻資料的收集,我們特意組織了班子去做?!眳侵玖寂e例道,為了推出《清代葡萄牙駐廣州總領事館檔案》,澳門基金會與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合作,由后者派出學術團隊遠赴葡萄牙,光是影印、拍照就花了3個月,“現在出版了60卷,要出齊可能得200卷?!?/p>

                數百年來,澳門一直與祖國同呼吸、共命運。澳門回歸祖國之后,與內地的聯系更是愈發緊密,澳門基金會也深度參與其中。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后第二天,澳門基金會便撥款1000萬元人民幣用于抗震救災,后來又出資5億元,大部分用于青城山古建筑群落、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三星堆博物館及三星堆遺址災后恢復重建,分別于2013年和2014年完成。

                對于援建成果,吳志良“很滿意、很欣慰”。他說,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館為新北川提供了非?,F代化的文化設施,為保護四川少數民族文化提供了很好的場所;青城山的援建項目,不僅搶救和修復了文物,也為當地居民依靠青城山發展旅游業帶來了生機?!斑@些工作,體現了澳門跟內地血濃于水的關系,對澳門青少年來說更是非常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p>

                吳志良致辭(受訪者供圖)

                吳志良致辭(受訪者供圖)

                對 話

                澳門最難得的,就是能夠“不同而和、和而不同”

                澳門體現了中華文化的巨大包容性

                記者:在您看來,對于中華民族大家庭而言,澳門文化的特殊性、重要性體現在什么地方?

                吳志良:這要從澳門的歷史講起。16世紀中期葡萄牙人獲得澳門居住權以來,澳門成為中國非常獨特的一個城市,從16世紀中期到17世紀中期,澳門是遠東最繁華的對外經貿、文化交流港口之一。在當時中國相對封閉的環境之下,澳門是中國接觸世界的窗口,也是對外文化交流的一座橋梁。當時西方先進的數學、天文學,以及繪畫、音樂等,通過澳門傳進了中華大地;中國的經典包括“四書五經”這樣的作品,也通過傳教士翻譯成外文傳到了西方。

                在這種環境下,澳門積累了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一方面是中華文化的守護者。因為遠離權力中心、遠離天災人禍、遠離戰爭,澳門比較完整地保存了中華文化的傳統基因,沒有受到太多人為因素的破壞。另一方面,因為要跟西方人以及亞洲相當一部分國家的人交往,澳門不僅成為一座文化交流的橋梁,還學會了怎么跟新的文化、新的思想、新的宗教和平共處。

                所以,澳門沒有崇洋媚外這種風氣。在我們衰落的時候,我們沒有屈膝崇洋,一直保持不卑不亢的態度;在中國興盛的時候,我們也沒有將自己的文化強加給其他民族、其他文化的人。這就使得不同的文化可以在相對平和、相對平等的狀態下交流,這種交流是真實的,體現在我們日常生活之中。

                所以對國家來說,澳門某種意義上是不同文明的一個“試驗田”“實驗室”,不僅體現了中華文化的巨大包容性,也說明了不同的文化是可以共生、共存、共榮的,不同的文明是可以和睦相處、互相吸納、互相包容的。澳門建立了一種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之間的相互尊重、理解、信任和合作,這是我認為澳門文化最值得我們去弘揚的突出特點。

                記者:2023年6月2日召開的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并闡述了中華文明的連續性、創新性、統一性、包容性、和平性五個突出特性。除了您剛才的解讀,澳門還在哪些方面體現了這些特性?

                吳志良:這五個突出特性在澳門都有生動的演繹。說到連續性,澳門保存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基因;說到創新性,中華文化跟其他文化兼容并包;說到統一性,澳門一直沒有離開祖國的懷抱。在葡萄牙管理的相當長一段時間里,中國人保持了自己的風俗習慣。

                關于包容性,一個廟里可能有不同的神,中國傳統的廟宇和教堂毗鄰相處,可能只有幾步之遙,在很多國家很難看到這樣的情況。和平性就更不用說了,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在那么小的空間里面沒有發生重大的沖突。所以“一國兩制”在澳門有肥沃的土壤,從回歸祖國以來的情況看,也相當順暢,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社會和文化基礎。

                記者:近年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受到高度重視。澳門文化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其中哪些因素是值得今天傳承、弘揚的?澳門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有哪些途徑?

                吳志良:澳門最難得的,就是能夠“不同而和、和而不同”。我一直相信,無論什么樣的文明,它的終極關懷是人性,人性是向善的、互助的,人與人之間需要尊重、理解甚至諒解,才能建立一種信任的關系,才能有合作。所以,不同的文明在澳門和平相處、求同存異、共同發展,在這種兼容并包的過程中,我們必然會吸納其他文化的一些元素,激發我們自身的創新和創造。

                在澳門,這種創新和創造體現在日常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大三巴牌坊出自西方的設計師之手,但當時的工匠既有中國人又有日本人,從殘存的牌坊中能看到不同文化的元素;在我們日常的飲食里,中餐可能加上了西餐的配料,西餐又和中餐的一些配料有了融合;在婚喪嫁娶細節里面,也存在中西融合的情況;在中國傳統的節慶里面,舞龍舞獅的也有外國人。

                當然,澳門地方很小,經濟規模、城市規模、人才存量都不足。所以,我們很期待有越來越多的人來澳門看一下、感受一下,使得澳門文化的光芒散發得更遠、照亮更多的人。我們也一直在努力將澳門的歷史文化底蘊、城市特性、城市精神充分地挖掘出來、展示出來,讓更多人了解和認識。

                進一步樹立澳門鮮明的文化形象

                記者:2023年8月20日,澳門文化界聯合總會正式成立,由您擔任會長。將不同的文化社團、組織、機構聯合起來成立總會的初衷是什么?未來,總會將在澳門文化的發展中發揮怎樣的作用?

                吳志良:成立澳門文化界聯合總會,一方面是因為國家希望澳門能夠團結凝聚文化界,為打造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同合作的基地作出貢獻。某種意義上,也希望澳門在文化強國過程中發揮獨特的作用。另一方面,這也是澳門文化界的一次覺醒,代表了澳門文化人大團結、大聯合的意愿。澳門有2000多個文化社團,力量很分散,我們要在文化上有所作為的話,需要一個更大的平臺來發揮作用。

                所以澳門文化界聯合總會是一個大團結、大協作的平臺,是一個服務的平臺,我們通過這個平臺建立廣泛的網絡,使得澳門的文化人、澳門的文化社團可以發揮更好的作用。同時我們也要通過這個平臺,確立、加強、鞏固澳門的主流價值觀,提升澳門文化界的專業水平,進一步樹立澳門鮮明的文化形象,并且通過這個平臺開展對外交流合作。

                記者:澳門在沒有來過這里的人的印象中,特別是在內地居民心目中,可能只有《七子之歌》、大三巴牌坊、博彩業等幾個簡單的文化符號。要增進外界尤其是內地對澳門文化的了解,您覺得可以采取哪些方式?

                吳志良:澳門文化界和學術界在過去幾十年其實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們首先對澳門的歷史文獻和資料做了全面的整理。同等規模的城市中,澳門擁有的檔案數量巨大,語種從中文到葡萄牙語、法語、意大利語、拉丁語,反映了中國和西方交往幾百年的歷史過程。這些文獻檔案散見于全世界不同的檔案館、圖書館,過去30多年來,我們一直在推動整理工作,其中主要和重要的都已經整理出版,這為未來的文化建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第二個工作,就是對這些歷史文獻進行研究。我們做了很大的努力,鼓勵碩士、博士研究生做澳門的題目,不僅在澳門,還有中國內地的學校、葡萄牙的學校和海外的其他學校,成果還是非常明顯的。

                在宣傳方面,我們做中學生征文比賽,還做文學獎、人文社會科學獎,鼓勵通過文學的方式、通過做研究來書寫澳門的歷史。我們也面向全球做澳門散文比賽,希望其他地方的作家、文學家關注澳門。

                的確,這方面的成果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你剛才說的大三巴牌坊,體現了澳門厚重的歷史,《七子之歌》體現了澳門人的家國情懷,但澳門整體的文化形象是什么,還有待我們進一步去挖掘和歸納。

                記者:檔案文獻整理和學術研究,應該就屬于您一直倡導的“澳門學”的范疇。開展澳門學研究,可以怎樣幫助我們講好澳門故事、中國故事?

                吳志良:“澳門學”這個詞,是20世紀80年代初,幾位學術前輩提出來的。當時他們覺得,澳門歷史發展有它的特殊性,社會制度跟內地不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總結澳門的特性,如何利用這種特性來融入祖國?我認為這是他們倡議澳門學的初衷。

                一開始,我們更多從歷史文化的角度來推動澳門學的發展。澳門回歸祖國后,需要建立新的共同體意識、新的價值觀。所以在我看來,澳門學是一門構建本土知識體系和解釋體系的學科,引領社會找到適合澳門發展的道路。它的作用首先就是樹立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在中國歷史的大背景下形成澳門自己的宏觀歷史敘事——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去往哪里。

                第二,澳門學從不同的學科出發,對澳門歷史、文化、社會、經濟、法律等各層面進行了系統研究,使得我們更科學、更系統地認識澳門。澳門有什么優勢、有什么劣勢?我們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還需要做什么?保持我們的特性、保持我們跟世界的聯系又需要做什么?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澳門學在海內外學術界共同支持下,在澳門學界的努力下,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第三,通過澳門學,我們做了大量知識普及的工作,很多大是大非的問題引起社會的討論,在討論的過程中形成共識。同時我們做了大量青少年的工作,包括出版澳門知識叢書和兒童讀物,使大家產生歸屬感、產生凝聚力。

                第四,澳門學的很多追隨者形成了我們的學術梯隊。在這么小的一個地方,有人去建設這個學科,有一批追隨者跟著來做,慢慢地壯大了我們的學術力量。

                為中華文化對外傳播做更多工作

                記者:您剛才提到“保持我們跟世界的聯系”,恰好最近幾年,推動文明交流互鑒和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也成為一大熱門話題。在這個方面,澳門具體是怎么做的,有沒有一些比較有代表性的成果?

                吳志良:從歷史上來看,澳門曾經是遠東最繁盛的港口之一,是早期全球化的一個中心城市,中國的陶瓷、絲綢、茶葉這些主要商品通過澳門出去。當時澳門有三大航線,第一條是走馬六甲海峽,通往印度果阿和歐洲;第二條是到菲律賓馬尼拉,再到墨西哥、西班牙,大量的美洲白銀通過這條航線進入中國;第三條是往東北面走,到日本長崎。這三大貿易生命線,促成了澳門從1580年到1640年大約60年的繁榮,成為中國經貿文化交流的重要港口。

                這種歷史的聯系已經形成了網絡,不僅僅是貿易關系的網絡,還有人情的網絡。在這種貿易運行中,很多外國人來到澳門居住,很多中國人從澳門去到了國外。也正是由于這種歷史文化的聯系,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秘書處設在澳門。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里面,也是將澳門定位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

                澳門文化的發展,吸納了相當多的世界性元素。澳門的廟宇,歷史、規模、藝術性都不如內地許多城市;在歐洲很多小城市,都能找到比澳門更古老、更具藝術性的教堂。但為什么澳門歷史城區會成為世界文化遺產?就是因為不同文化在這里聚合,形成了很強的社區精神,它一方面以中華文化為主導,另一方面又體現了它的包容性、世界性。

                所以,澳門的特殊地位和特殊優勢,不僅體現在它保存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基因,還在于吸納了許多西方的元素。這種文化特征,加上我們的話語體系、交流經驗和網絡,可以為中華文化對外傳播做更多的工作,發揮更大的作用。

                記者:今天的澳門,要想在文明交流互鑒中更好地發揮作用,哪些工作需要進一步加強或者深化?

                吳志良:我們都說文化的發展要“守正創新”?!笆卣狈矫?,對歷史文化古跡的保護、對風俗習慣的保存,我認為澳門是做得不錯的,但“創新”還遠遠不夠,這跟澳門鄉土性的社會結構、文化結構有關系。

                我們需要吸納更多內地和海外的一流藝術家、文學家來這里體驗生活、交流思想和展演。歷史上,澳門就是知識生產和傳播的重要基地,中國第一本葡漢字典、第一部古騰堡式活字印刷機、較早的現代報紙《蜜蜂華報》等都出現在澳門,鄭觀應、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都在澳門產生了重要的思想。所以,澳門的傳統功能如何在當代發揮更大的作用,這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和努力的方向。

                澳門的城市規模、人口規模都不大,需要更多人跟我們一起去挖掘,使它能夠為中國走向世界,以及向世界傳播中國文化、中國價值、中國理念做更大的貢獻。未來也可以借助澳門進一步深化世界上不同文明之間的交流互鑒。

                記者手記

                “創新”本身就是一種優良傳統

                正式采訪前一天,吳志良先生邀請我們共進午餐。餐廳緊鄰澳門歷史城區,店面不大但裝潢精致考究。這里主營葡國菜,餐具和用餐流程是西式的,原料和烹調方式則是中西合璧。經理不時前來斟酒,與我們碰杯,用粵語跟吳志良先生隨意聊著天,餐廳里滿是一種輕松愉快的氛圍。

                “我在這里吃了30多年?!毕g,吳志良先生說。

                這句不經意的話,如同澳門文化的某種隱喻——看看澳門的街邊小店,隨便一家可能就有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歷史。正如吳志良先生所言,就“守正”來講,澳門足以自傲,在建筑遺產、風俗習慣等保護、傳承上下了大功夫,形成了澳門文化、澳門精神中鄉土的、懷舊的,也是最為迷人、最具魅力的一面。不然,“世界文化遺產”的榮譽為何青睞澳門歷史城區呢?

                提到香港和澳門,內地常以“港澳”并稱,然而深入兩座城市的肌理,它們其實大不相同。相對而言,澳門開埠的歷史更早,文化積淀也更深厚;而在現代文化產業方面,香港的電影、流行音樂等同樣別具魅力。吳志良先生也坦陳,“創新”或許是澳門文化發展下一步努力的方向。

                我相信這不是難事?!皞鹘y”和“創新”往往被視為兩個對立的范疇,然而在澳門,“創新”本身就是一種優良傳統。在澳門,中華文化數百年來一直與外來文化交融共生,其創新產物體現于飲食,體現于建筑,體現于宗教信仰和日常生活習俗。今天“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原動力,或許就潛藏在澳門的文化基因中,只需以適當的方式將其喚醒。

                下一次來澳門,這里會有怎樣的“新菜色”?我們期待著。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丁香五香天堂网|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少妇的丰满2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