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鹿城盛開三角梅
                來源:人民日報 | 杜衛東  2024年03月22日07:32

                走出海南三亞鳳凰機場出港口,我們齊整地把幾個行李箱放在路邊。

                一輛廣汽埃安V像一條銀魚,“哧溜”,從車流中駛來。車窗搖下,一個平頭發型的青年核實了我們的身份后,跳下車,身輕如燕。我感慨:“你真厲害,一眼就能認出要接的客人?”他笑了,說:“‘候鳥族’有特點啊,辨識度高?!闭f著,提起路旁的行李,一件件放進后備箱,動作干凈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小伙子人不錯,一般的網約車司機不會搶著幫乘客搬行李。他若不上手,這幾個大行李箱還真夠我們忙一陣子的。

                車駛入主路,路兩旁如畫一般的風景,在車窗外漸次展開。

                突然,手機響了,小伙子摁下接聽鍵,是一名客人去機場,預約的車沒到,怕耽誤行程,情急中想起他。小伙子很愕然,蹙起眉頭,說:“不應該呀,一般是我們等客人,怎么能讓客人等我們?”可惜他分身無術,便安慰對方再耐心等會兒。掛斷電話,他看看儀表盤上的時間,搖搖頭,神色有點焦慮,嘀咕了一句:“再不到,真可能會誤機?!边@時,手機又響了——原來網約車停在小區的拐彎處,客人沒看見,一場烏龍。小伙子如釋重負,忙說:“沒耽誤您用車就好?!备杏X得出,他的急切和高興都發自內心,自然而然,沒有一絲刻意。其實,這件事和他一點兒關系都沒有。此刻,車窗外,路邊的三角梅正熱烈地盛開著,是那么鮮艷、動人。

                妻子夸贊小伙子:“你真是個熱心腸!”

                小伙子有點靦腆地說:“服務行業嘛,就是要為客人提供最優質的服務?!?/p>

                閑聊中,我們得知,他是陜西人,在北京順義當過幾年兵,退伍后來到三亞闖世界。先是在一家貿易公司工作,后來,專職做了網約車司機??吹贸?,在部隊,他得到過很好的鍛煉,說話不緊不慢,很有氣場。紅燈亮了,小伙子踩下剎車,扭過頭,笑著說:“你問干這行累不累?累呀。不過,累點沒什么。我才三十出頭,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本書,也就才翻了少一半,遠沒到精彩的部分呢!”

                樂觀是青春的鴿哨,它和憧憬連在一起,總是伴隨著藍天與白云。我被他的情緒感染了,笑問:“哎,你怎么斷定出我們是‘候鳥族’?”

                小伙子嘿嘿一笑,神色中閃過一絲狡黠,說:“這不難判斷呀。特定的時間段,飛到三亞來,入住的是‘候鳥’集中的小區?!蔽医又鴨枺骸澳阏f‘候鳥族’有特點,是什么特點?”小伙子握著方向盤,頭也不回地回答:“頭發白,穿衣多,箱子大。當然,如果加上米色禮帽和拐杖,就更容易識別了。說實話,接你們這種行動自如的老人比較省事,看準了就可以;如果遇到行動不便的高齡老人,我會在出港口等候,一直攙扶著到停車場?!?/p>

                “那,要另外加收費用嗎?”妻子問。

                “哪能??!”小伙子語含驚詫,“舉手之勞,還要收費?”

                一句話,頓時讓我對小伙子更加刮目相看,距離一下子又拉近了不少。我告訴他:“年輕時我也當過兵?!毙』镒勇犃?,雙眸一亮。他摁下音響開關,車廂里立馬回響起那首熟悉的歌:“咱當兵的人,有啥不一樣,只因為我們都穿著樸實的軍裝……”一時間,我們誰也沒有說話,仿佛回到了當年的軍營。那是屬于男兒的回憶,連著邊關的明月,連著青春和夢想。本來兩個素不相識的人,因為一段相同的人生經歷,有了命運相連的感覺。良久,小伙子像對自己也像是對我說:“我從來沒有忘記過——自己曾是一名軍人?!蔽乙哺锌骸笆前?,軍營的記憶會伴隨我們一生?!庇洃浵褚环剿L卷,可以將那些難忘的時光定格;沒有什么可以將它沖淡或者抹去,因為,它已經被濃烈的情感著色。我忽然想起,在首都機場出示退役軍人優待證,可以優先登機,便問他是否辦理了。小伙子點點頭,說:“辦了,不過從來沒用過?!边@在我的預料之中:他辦了,是因為珍惜;他不用,同樣是因為珍惜。

                正聊著,妻子突然提出一個問題:“這條路你好像很熟,一直沒看你用導航?!?/p>

                小伙子莞爾一笑,說:“太熟了,前兩年,我還是你們這個小區的租戶呢?!?/p>

                妻子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有些激動:“啊,我是不是見過你呀?好像有點面熟?!?/p>

                小伙子回過頭來,高深莫測地眨眨眼,說:“嗯,有可能?!?/p>

                “對了!前兩年,你是不是一到周六下午,就在小區門口掛一塊‘免費理發’的紙牌,高齡老人還提供上門服務?”妻子問。

                小伙子點點頭,沒有否認。

                妻子更激動了,雙眸有了神采,繼續問道:“聽鄰居說,八十歲以上的獨居老人,你還留下電話,免費提供買菜、就醫服務?”

                小伙子一笑,語氣平和地說:“我是黨員,又是一名退役軍人,群眾需要的時候,肯定要沖在前面?!薄安贿^,”他下意識搖搖頭,吐出一口氣,說,“也有人質疑我,說我肯定有個人企圖,不然,怎么會干得這么起勁?我聽了,一笑了之。我問心無愧,對得起曾經穿過的軍裝?!闭f這話時,小伙子挺直身板,嘴角上揚,表情中有一種明顯的不屑。一個人的一生中如果有過從軍的經歷,生命就是一塊淬過火的鋼。我感受到了他的真誠,情動于衷,發乎于心,像清澈的湖水,即便被泥沙侵襲,經過沉淀和自濾,仍會堅守自己原有的明澈。

                車行平穩。路旁盛開的三角梅像一簇簇燃燒的火苗,在車窗外一閃而過。小伙子告訴我們,三角梅是三亞的市花,只要有適宜的陽光,它可以一年四季把城市點綴得生機盎然。已是傍晚時分,夕陽漸漸落下,天被涂上一層金黃,遠處的海面上波光粼粼,幾艘游輪正在入港。有余暉照進車廂,灑在他身上,側面看上去,有一種莊重的美。

                我想,城市也是有魂的。城市的魂,呈現在一座城市的日常表情中。而這日常表情,由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們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構成。小伙子說,三亞還有一個別稱——鹿城。相傳,一位青年獵手追逐一只坡鹿,面對山崖和茫茫大海,無路可逃的坡鹿回過頭,目光竟像山泉一樣澄瑩。獵手被眼前的情景震撼,放下弓箭。不想,火光一閃,煙霧騰空,坡鹿化作一位美麗的少女,兩人因此結緣并定居,繁衍出了這座城。確實,這是一座愛意流淌的城,它不光有動人的傳說,有盛開的三角梅,還有像青年獵手一樣善良而質樸的人。

                他們用心守護著這座城市,也守護著心中的美好與未來。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丁香五香天堂网|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少妇的丰满2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