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寫少年偵探小說的十五年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謝 鑫  2024年03月21日15:13

                我是改革開放的同齡人,也是那個年代最早的一批獨生子女,沒有兄弟姐妹,小時候也少有小伙伴一起玩,這樣的童年經歷讓我對閱讀產生了濃厚興趣,因為閱讀不像做游戲,做游戲需要多人一起玩,而閱讀只要有本書拿在手里,即便是一個人,我也可以度過一整天美好的時光。我記得小時候家里沒多少書可看,只有小人書,還有少量報紙雜志,比較幸運的是,我的母親在茶廠工作,負責管理圖書館,所以我近水樓臺先得月,從廠區圖書館里借到很多好看的圖書,比如安徒生童話、格林童話、中外民間故事、天方夜譚,還有嚴文井先生的《“下次開船”港》、包蕾先生的《三個和尚》、金近先生的《狐貍打獵人》、張天翼先生的《大林和小林》《寶葫蘆的秘密》、葉圣陶先生的《稻草人》、鄭淵潔老師的《皮皮魯與魯西西》《舒克貝塔歷險記》、葉永烈老師的《小靈通漫游未來》等等童話、科幻小說??吹枚嗔?,也想自己來寫一寫故事。所以,在青年時代,我非常希望能成為一名童話作家,或者科幻作家。

                1999年我在山西太原《科幻大王》雜志上發表了第一篇科幻小說。2000年之后我又在陜西西安《童話世界》雜志開拓了童話創作的新領域。幾年時間,我在全國幾乎所有的少兒刊物發表過科幻或童話作品。早期的寫作,由于創作經驗不足,創作時間有限,都是中短篇作品,直到我工作調動,來到一個相對輕松的單位,才決定開始嘗試寫作長篇作品。

                這里要提一下我之前的工作,上個世紀末,我從警察學校畢業,在公安派出所當了一名警察。大家知道,警察工作,尤其是派出所的警察,工作起來不分白天黑夜,沒有節假日,連休息時間都難以保證,更別提讀書寫作了。長時間、高負荷的工作,尤其是沒時間讀書寫作,讓我感到非常壓抑。不過,也正因為有了那樣一段緊張充實的從警生活,才使得我今后寫起少年偵探小說來相對得心應手。因為創作來源于生活,沒有經歷過火熱的生活,就寫不出帶有煙火氣的文學作品。

                當我終于有機會離開公安隊伍,開始從事我向往的有充足時間寫作的工作時,我其實還是心有不舍的。但我知道,人生就是由一段一段的經歷組成的,當警察的那段經歷已成過去,那我就要面對一段新的生活,好好為青少年讀者寫作,讓這一段生活經歷也同樣充實,有意義。

                那之后,我被調入宣傳文化部門,有了很好的寫作條件,我準備寫作長篇作品了。寫什么呢?我一時拿不定主意。1998年,我初次接觸互聯網,通過電子郵件或QQ逐步與全國各地的寫作者取得聯系,我因此結識了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楊鵬老師,他成就斐然又平易近人,大家都親切地稱他為“鵬哥”。后來由于工作關系,我甚至還在鵬哥位于北京的家里小住過一段時間,商討動畫劇本創作。那段時間,我讀了鵬哥的論文《類型小說:中國兒童文學的重災區》(該文發表于2005年第1期的《中國兒童文學》雜志),得知國內兒童文學的“類型小說”很少,比如少年科幻、少年武俠、少年偵探、少年冒險等。因為我當過警察,感覺自己如果寫少年偵探小說,可能會比其他兒童文學作家更有優勢,所以我認為我找到了適合寫長篇作品的文學類型——少年偵探小說。

                其實,在正式創作少年偵探小說之前,我對偵探小說的認識可以說很膚淺,我所知道的偵探小說有兩種:一種是那種帶有異域風情的謀殺案件,故事中經常會出現哥特式建筑,深邃幽暗的地下室,故事情節驚悚恐怖,懸念重重,但結局一般都會出人意料。這類作品很多是國外引進的廉價偵探小說,多出現在一些通俗雜志上,由于質量不高,它們甚至被稱為“地攤文學”。另一種是正面描寫我國公安民警偵查破案的故事,側重于辦案過程中偵查員遇到的各種困難和阻力,以及面臨情與法的考驗如何做出選擇。后來我才知道,這種“國產偵探小說”其實是公安文學,它與偵探小說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甚至可以說完全是兩種文學形式。

                理論上,這兩種“偵探小說”都不適合寫成給孩子閱讀的作品,前一種側重滿足獵奇心理,血腥暴力恐怖,少兒不宜,后一種主要反映成人世界的問題和沉重現實,缺乏吸引孩子的元素。無論借鑒這兩種偵探小說中的哪一種,都不可能寫成令人滿意的少年偵探小說。

                怎么辦?這期間,我在一次外出買書時,從路邊的書店看到了一套書,正是這套書給我打開了一扇全新世界的大門。這部作品就是日本著名的推理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我被故事中精巧的詭計設定,有趣的人物關系,獨具特色的案件動機所吸引。后來我才知道,這種故事就是被稱為“本格推理”的一種推理小說模式。所謂本格,就是日語中的“正宗的、純正的”意思,本格推理也就是以解謎為核心內容的正宗的偵探推理小說,與之相對應的還有社會派推理小說、硬漢派推理小說、變格派推理小說等等。我忽然意識到,本格推理就是我寫成少年偵探小說的最佳形式,這種故事主要以科學的方法進行解謎,注重邏輯性、科學性、趣味性、游戲性,只要在描寫上盡量淡化案情的血腥暴力,就完全適合青少年閱讀。

                從此,我堅定了要創作出獨具特色的少年本格推理小說的決心,我借鑒《金田一少年事件簿》中將主角設定為在校生的形式,計劃寫一部以在校小學生為主角的,兼具校園故事和本格推理的少年偵探小說。恰在此時,北京《科幻畫報》編輯向我約稿,說他們有個“怪盜基德”的欄目,現在很缺稿子,知道我是警察,希望我能寫幾篇救救急。我當時的感覺是又高興又擔心,高興的是我有機會發表“實驗作品”了,擔心的是我能不能寫好少年偵探小說?正是有了這樣的小心謹慎的心態,原本計劃寫作長篇少年偵探小說的我,還是決定先從短篇開始練筆,因此我接手了這個欄目,打算先寫一年12期,每期寫8000字。那么人物設定怎么辦呢?當時我與另外兩位青年童話作家李化、喬通很要好,我們還宣布成立一個創作組合,組合的名字取我們三個人名字里的一個字的諧音,喬通的“童”,李化的“話”,我謝鑫的“心”,組成“童心話”三個字,既有童心,又是童話,很適合作為兒童文學的組合名。借用“童心話”的名字,我把它寫進了這個短篇系列少年偵探小說里,“童心話”系列連載了一年,反映良好,有不少讀者都聯系編輯部催更,這給了我很大信心,為下一步創作長篇系列打下了基礎。

                時間到了2007年的下半年,北京某圖書公司不知從哪里知道我的聯系方式,約我創作一套少年偵探圖書。真是打瞌睡有人遞枕頭——來得剛剛好,我正想寫長篇呢,就有人上門約稿。我馬上寫了一個選題計劃,書名定為《課外偵探組》。為什么起這個名字?那是因為當時我想起一個與眾不同的名字,既能體現出校園的感覺,又要有偵探的味道,怎么想都想不好,無意中看到我的雜志樣刊里有一本我們安徽少兒社出的雜志叫《課外生活》,我眼前一亮,“課外”二字特別好,既能讓人聯想到校園,又能理解“偵查辦案都是利用課余時間”這個基本設定。所以,我就把書名定為《課外偵探組》。

                有了好的書名,還得有好的人物設定。主角米多西、馬威卡、歐木棋的名字,其實原本都是我寫短篇用過的名字,重新整理時,我覺得這三個名字很好,既特別又好記,所以將這三個名字作為主角,也就是“課外偵探組”的主力成員。后來在讀者的建議下,主要少年角色又陸續增加了歐陽炎炎、小龍人、山藥、蘇蓓蕾等人物,讓這套書的陣容更加龐大,內容更加豐富。

                北京那家圖書公司是民營公司性質,他們約我創作圖書,通過他們合作的出版社來出版,其中圖書成本的投資風險由他們承擔。一開始我想簽四本書,如果賣得好,再繼續寫下去,但年底我去北京與公司負責人聊了之后,信心大增,當場決定簽十二本書。從2008年開始,《課外偵探組》陸續出版,后來由于這家公司經營性質發生了改變,不再有出版圖書業務,所以這套書只出版了七本就停止了合作。說實話,當時我還是很失望的,因為我寫了幾本之后逐漸掌握了一些創作長篇少年偵探小說的技巧,正要擼起袖子加油干的時候,出版商告訴我不再出書了,這等于給我迎頭澆了一盆冷水。那剩下的書稿我是繼續寫呢,還是放棄?如果繼續寫,又在哪里出版呢?當時中國童書出版的熱門類型還不是類型小說,而是各類引進版國外作品,還有校園幽默小說,經典名家作品等等,幾乎沒有出版社愿意出版少年偵探小說。因此我拿著幾本長篇少年偵探小說書稿,真不知道該投給哪里。想來想去,我想到了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畢竟前七本書就是那家圖書公司交給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的,現在圖書公司不做了,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找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剩下的幾本書呢?我想,至少應該把十二本書完整地出版吧。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幾經周折找到了出版社編輯的聯系方式。很幸運,接待我的正是后來《課外偵探組》自始至終最重要的責任編輯翁永良老師。翁老師為人謙遜,做事嚴謹,對待作者認真負責,是我寫作生涯里難得一遇的好編輯。翁老師得知我的出版意圖后,很快與社里商議,最終給了我滿意的答復,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同意直接與我簽合同,繼續出版《課外偵探組》。

                從此,《課外偵探組》在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安了家,一直到今天。從第一本出版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十五年。在這十五年里,《課外偵探組》經歷過多次改版,也不斷調整版式風格,增刪附加內容,只為給讀者帶去更好的閱讀體驗。目前總發行量已有數百萬冊,入選新聞出版總署第三屆“三個一百”原創出版工程,還榮獲了由全國公安文聯、北京偵探推理文藝協會舉辦的全國偵探推理小說大賽三等獎。最早的一批讀者,早已長大成人,甚至成家立業,有了自己的孩子?,F在,《課外偵探組》第十季,也就是第37冊到第40冊也即將出版了。感謝一直以來喜歡和支持這套作品的小讀者們,是你們的支持才有了今天的《課外偵探組》。也讓我最初的夢想,變成了現實:寫出我們中國特色的少年偵探小說,讓小讀者見證中國名偵探的成長。另外還要感謝一直以來的合作出版方: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以及樂尚華星公司,我想說的是,合作很愉快,讓我們繼續加油!

                經過多年的寫作,我對少年偵探小說也有一些個人的認識和看法,所以我經常會將少年偵探小說做橫向和縱向的對比,找準它的精確位置,這樣會更有利于我的創作。

                橫向對比就是:少年偵探小說與成人閱讀的偵探小說有什么不同?縱向對比就是:少年偵探小說與其他兒童文學作品有什么不同?

                先來看看橫向對比,在我看來,少年偵探小說與成人閱讀的偵探小說主要有以下四個方面的區別。

                一、少年偵探小說要有童趣,我在《大偵探小杜奇》這套書的后記里用了一個標題:“為偵探小說注入童趣”。我的這部作品在人物設定上別出心裁,讓其中一個男孩可以變成狼,充當警犬的角色。這就會讓小讀者感到有趣,有吸引力。只有從孩子的興趣出發,才能培養他們的閱讀習慣,比如用孩子們的視角、孩子們的語言,從孩子們的角度出發,讓他們有強烈代入感,讀來饒有趣味,才能稱之為好的少年偵探小說。

                二、少年偵探小說要有形式多樣的表達方式,在取材上既有現實題材,也有幻想題材,或者將現實與幻想情節交融,相映成趣。比如童話題材的偵探故事,科幻題材的偵探故事,取材神話的偵探故事,等等,就像我寫的《章魚哥派出所》《機甲偵探團》《神獸少年團》《瞬移偵探丁奇夏》等等,無不是帶有幻想內容的本格推理故事。

                三、少年偵探小說要結合成長的主題,少年偵探小說本身也是成長小說,小主人公在一次次的破解謎題中得到鍛煉,不僅學了知識,長了本事,其心靈也得到了成長,實現了自我挑戰、自我進步的目標。

                四、少年偵探小說必須主旨健康,積極向上。這不僅是圖書出版的基本要求,也是每一位少年偵探小說作家的自我約束,更是對廣大小讀者負責的態度。譬如涉及謀殺案,就要淡化作案手段和現場描述,強化邏輯推理的思維步驟、運用的科學知識,以及怎樣戰勝困難,找出真相的過程。少年偵探小說也是偵探小說,是偵探小說就不可能完全避開“謀殺”這類題材,所以少年偵探小說中的“謀殺案”不能只著眼于案件本身,而應該拓展視野,從大局入手,站在法律的、社會的角度審視案件,傳達正確的、有益的價值觀。

                我們再來看看縱向對比,少年偵探小說與其他兒童文學圖書的區別。

                在我看來,少年偵探小說起碼有三個特點是其他童書所沒有的。首先,它具有普及法律和科學知識的功效,傳遞正能量,弘揚社會正氣,具有社會道德規范作用。偵探小說中的法律知識對于青少年培養法治精神、形成法制觀念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時普及科學知識,破除封建迷信,堅守科學精神,提高青少年的科學素養。其次,它是充滿智慧的文學類型,閱讀少年偵探小說更能激發青少年的好奇心及探索欲,如游戲一般進行“心理探險”,滿足他們想象的樂趣、思索的樂趣、發現的樂趣、參與的樂趣,具有啟迪智慧、感受奇思妙想魅力的作用。最后,它是一種減壓讀物。閱讀偵探小說可以使頭腦清晰、思維活躍,心理壓力得到釋放,在西方發達國家往往受到知識分子群體的歡迎。以此可以看出,少年偵探小說也是對青少年有益的減壓讀物。

                當然,在這十五年里,我的少年偵探小說不是只有《課外偵探組》,我還創作了《大偵探小杜奇》《機甲偵探團》《章魚哥派出所》《神獸少年團》《推理吧!漫畫少年》等等風格各異、題材多樣的少年偵探小說。

                這都是我做出的另外一種嘗試和探索,為偵探小說注入童趣,加入了非現實的幻想元素內容。比如上面提到的《大偵探小杜奇》里的男二號吳大超有過敏體質、聽到尖銳響聲會變成狼,這個情節設置不但可以令孩子們感興趣,也能為故事發展起到積極作用,因為狼是狗的祖先,兩者有共同的基因傳承,變成狼之后,吳大超可以履行警犬的職責,協助男一號杜奇破案。還有《章魚哥派出所》里形態各異、性格迥然的海洋動物,令作品充滿了夢幻般的童話色彩?!渡瘾F少年團》系列是以先秦古籍《山海經》和中國神話傳說為基礎創作的,那是一個人、神、精怪共存的奇異世界,有好人有壞人,有神獸也有妖獸,人類通過制造機械降服妖獸,處處體現智慧的力量。本著求新求變的初衷,我嘗試在非現實框架里進行偵探推理故事創作。畢竟少年偵探小說不同于成人閱讀的偵探小說,它還是兒童文學的一種?;孟胧莾和奶煨?,富有幻想的兒童文學深受孩子們的喜愛,所以少年偵探小說也有與幻想結合的分支類型,雖然偵探小說的正宗,或者我們常說的“本格推理”是建立在科學的基礎之上的文學,不能夠怪力亂神,但當它與兒童文學結合時便可以“入鄉隨俗”,將兒童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話雖如此,將“科學”與“非科學”融合在一個世界里,難度可想而知。為此,我做了很多的探索和嘗試,我認為既然科學知識無法在有幻想元素的少年偵探小說里體現,那么偵探小說的另一個重要構成要素——邏輯性,就占據了主導地位。

                十五年來,我的少年偵探小說作品絕大部分都在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因此在2023年上半年,我和出版社老師商議,干脆成立一個圖書品牌,叫作“謝鑫叔叔少年偵探聯盟”,并設計了漂亮的LOGO,今后河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的我的作品上都會加注這個標簽,這個品牌下面會包括我已經出版以及以后將要出版的所有少年偵探小說,集中展示我的少年偵探小說作品,形成規?;拖盗谢a品矩陣,最終成為一個有別于其他同類作品的,讓讀者可以清晰辨認的獨具特色的少年偵探小說圖書品牌。

                通過寫作少年偵探小說,我不僅收獲了很多小讀者大讀者朋友,還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寫作者。他們中有些是我的前輩和忘年交,給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勵,比如著名偵探小說作家,北京偵探推理文藝協會副會長藍瑪老師,他的主要作品有《神探桑楚》系列,藍瑪老師是國內為數不多的職業偵探小說作家,一生著作等身,堅持創作最純正的本格推理,有多部作品被拍攝成影視劇。藍瑪老師多年前便身患癌癥,他一直積極抗癌治療,但不幸的是,2021年6月25日,藍瑪老師最終還是因病去世,我們會永遠懷念這位原創偵探小說的探索者、先驅者。

                同行寫作者有些是我的同齡人,大家一起創作,痛并快樂著,比如北京作家許方,代表作有《狼面神探》系列,《貓九偵探社》系列,許方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可能是天妒英才,年僅40多歲的他在2020年8月30日因腦溢血離開了我們,我會時常想念這位老友。此外,還有旅居美國的北京作家關景峰,代表作有《魔幻偵探所》系列,《星河偵探團》系列;山東濱州作家王珂,代表作《少年神探李長樂》系列;沈陽作家河貍,代表作《神探摩獅》系列;廣東中山作家軒弦,代表作《神探慕容思炫》系列;廣東汕頭女作家東琪,代表作《黑白熊偵探社》系列等等。

                有些作者比我還年輕,是創作隊伍中的新星,帶給我們希望。比如上海90后作家許言,他既是創作者,又是翻譯者,出版了《世界奇妙博物館》,翻譯出版了《誰在說謊》《幻影女子》等等。

                正是有了這些可愛又可敬的同行者,我的少年偵探小說創作之路才不會孤獨寂寞。我相信,我們的小讀者也會歡迎更多的優秀作家帶給他們更多更好看的少年偵探小說。

                前段時間,我的朋友、上海推理作家時晨在新星出版社和日本講談社的安排下,前往日本京都,與日本新本格派代表人物、著名推理小說作家綾辻行人先生進行了一次見面會談。在會談中,被提及為什么對本格推理小說情有獨鐘時,綾辻行人的回答是我喜歡本格推理小說結局的意外性,作者要不斷挑戰自己,給讀者帶去驚喜和意外是非常不容易的。而時晨的回答則是喜歡在智力博弈中,讀者感受到輸掉比賽的快樂。是的,輸掉比賽的快樂,而不是贏得比賽的快樂。這是一種只有在偵探小說閱讀中才能體會到的獨特的快樂。我們雖然輸掉了比賽,卻收獲了更多,比如閱讀的快感,比如壓力的釋放,再或者對故事中某些人某些事的共情與共鳴。會談的最后,時晨號召更多的創作者來寫推理小說,參與到全世界最偉大的游戲中。

                是的,這就是全世界最偉大的游戲。我寫作少年偵探小說已經十五年了,我相信這不會是“GAME OVER”,而是一段新的開始,就像我在《課外偵探組36·愛因斯坦密室》創作談里寫的那句話:

                原本打算在第36冊完結《課外偵探組》的我改變主意了,決定繼續寫作這個故事,讓米多西、馬威卡、歐木棋、歐陽炎炎、小龍人、麥潔、皮小冬等“好朋友”繼續生活在我們身邊,去探索、發現各種匪夷所思的謎團,陪伴我們開心每一天?;蛟S,這是又一個“十五年”的開始……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丁香五香天堂网|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少妇的丰满2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