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海獵》:生動塑造海上漁民群像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劉皓玥  2024年03月21日09:08

                拖網漁船從大海深處駛來,帶著海風的咸腥與水汽,滿載著動人的海上故事……劉玉民的小說《海獵》就這樣來到我們面前。作品取材于20世紀末的“渤海灣大會戰”。那時,每到對蝦洄游季,成千上萬只漁船就匯聚渤海灣,開展捕撈作業。小說以此為故事發生的第一現場,生動塑造了一眾海上漁民的群像。

                老福將和海獅子,是當代文學人物畫廊中具有典型性的漁民形象。第一代頭船船長老福將經驗豐富、沉穩精明,帶領魯漁3037、3038迎來一次次豐收,成為公認的模范漁民。當漁業公司書記大黃眼等人登上漁船蹭油時,老福將用一大杯烈酒把他們擋在了船頭。相比之下,身為二船長的海獅子卻對大黃眼等人笑臉相迎,這個對比為老福將被取而代之埋下伏筆。老福將盡管悲憤莫名,卻還是不忍心拒絕幾位老船員和老伙計的懇求,放棄了外出掙大錢的機會,留下來做了海獅子的副手。

                相較于老福將的沉穩,海獅子的形象帶有更多不確定性。他原本奉行清白正直的人生信條,終因現實的羈絆而變得精明世故。他有勇有謀、果斷剛毅,也常顯出武斷、狡詐的稟性。捕撈作業接連失利后,海獅子能及時總結教訓,憑借自己對海況的熟稔,準確判斷出對蝦聚集的海域,帶領漁船取得豐收,這一情節又凸顯出其過人的本領與聰慧冷靜。

                用綽號命名人物是《海獵》的一大特點。譬如“老福將”,是“能夠逢兇化吉、化險為夷、無往不勝的角色”。再如“黑塔”這一取材于外形的綽號,任何身材高壯、膚色黝黑的船員似乎都有認領這個名字的資格。綽號給讀者身臨其境的代入感。

                《海獵》的人物形象與對話設計具有山東民間特色,有著未經雕琢的樸實。但小說又常常不經意間掀開粗糲厚實的外殼,露出奇幻浪漫的童話氣質。小布鴿是一個引人注目的鮮活形象,這個初來海上的少年為小說提供了一抹天真爛漫的色彩。他喜歡大海和鴿子,喜歡吹笛子,喜歡漂亮的售貨員小花漂。這些真實的少年心緒為粗糲嚴酷的海上生活吹入了一縷新風。故事結尾,小布鴿奮不顧身地拽住流網,避免了漁船的損失,自己卻身受重傷。即便在此時,他仍堅定地請求海獅子先去救援遇難船只,哪怕對方曾是自己和漁船的“仇人”。這份勇敢純粹的意氣,閃耀著人性的光芒。整部作品的敘事節奏也因這類人物顯得急緩相間、跌宕有致。

                那群跟隨小布鴿一起登上漁船的布鴿鳥,更是在空蕩的海天之間填補了漁民內心的孤獨與蒼涼。在被黑塔偷偷賣到幾千里之外的小鎮兩個月后,它們竟然在茫茫大海之上、千萬漁船之中,找到了屬于自己主人的那只船,神奇地歌唱著落到船桅、船艙和小布鴿肩頭,這個場景充滿浪漫與童話色彩。這群海上的小精靈是小布鴿和漁民們的伙伴,是他們不可或缺的情感慰藉。在晚風與月光中,灰色的布鴿鳥伴著小布鴿的竹笛起舞,那靈動的畫面融化了漁民們的心,也令讀者不禁心旌搖蕩。

                童話氣質還浸潤在小說的情節,尤其是結尾的巧妙設計中。海獅子將小白臉收來的贓款撒向狂風怒濤,用大海泯滅了貧富、權勢這些世俗符號的價值,以一種超然世外的方式將故事圓滿化,同時實現了對反面力量的壓制。

                富有童話氣息的浪漫色彩賦予作品幻想與憧憬,這種色調看似與《海獵》的整體風格背道而馳,實際上卻相輔相成。作者在用如椽之筆描寫海上熱鬧捕獵生活的同時,善于用詩化的語言和筆法,把海上特有的景觀如風、云、浪、氣、日出日落、夜半燈火等有機地編織進故事鏈條,無形中沖淡了海獵過程的枯燥與重復,將顛簸勞頓的日子刻畫得波瀾起伏、詩意盎然。

                整部小說在波翻浪滾中結束,生命持續,日月無邊,新的旅程總會伴隨新的風景,年復一年的辛勞和拼搏也會覓到詩意和浪漫,這也是《海獵》給予我們的啟示。

                (作者單位:山東大學文學院)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丁香五香天堂网|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少妇的丰满2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