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子愷的世界
                來源:長江日報 | 陸春祥  2024年03月22日08:16

                1

                1915年,一個初夏的晚上,浙江省立第一師范學校的校園內,17歲的年級級長豐子愷,拿著一個筆記本,到美術老師李叔同的房間匯報學習情況,結束時,李老師用極嚴肅的語氣對他說:“你的畫進步很快!我在南京和杭州兩處教課,沒有見過像你這樣進步快速的人。你以后可以……”

                這個場景,是數十年后,已成為著名畫家的豐子愷在《為青年說弘一法師》中講到的,李叔同就是著名的弘一法師,彼時,他在一師教音樂美術。豐子愷繼續對青年們說:“李老師是我們最敬佩的先生之一,當時聽到李老師的這兩句話,猶如暮春的柳絮受了一陣強烈的東風,要大變方向而突進了。當晚這幾句話,便確定了我的一生,因為從這晚起,我打定主意專門學畫,把一生奉獻給藝術?!?/p>

                于是,豐子愷藝術世界的征途上,雖坎坷不平,但他仍然頑強披荊斬棘,砍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大道來,“子愷漫畫”——中國現代漫畫的一個鮮明符號。

                1898年11月9日,浙江省石門縣玉溪鎮(今桐鄉市石門鎮)豐同裕染坊的樓上,舉人豐鐄家終于迎來了長男,這個乳名為慈玉的孩子,雖是長男,他前面卻已經有了六位姐姐。五歲時,慈玉在父親座下讀私塾,學名豐潤。后來,他還有豐仁、豐仍等名,一直到考入師范時才改號子愷。幼時和少年時的豐子愷,除了讀四書五經,也對《芥子園畫譜》中印描人像極感興趣,并顯示出極高的天分,曾被老師命作孔子像,懸于私塾中,令諸生晨夕禮拜。

                1914年初,16歲的豐子愷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于縣立高小,本年夏,他同時報考杭州的三所學校,均名列前茅,最后,他選擇浙江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就讀。彼時,一師校長是著名的近代教育家經亨頤,還有如李叔同、夏丏尊、姜丹書、單不廠等大批優秀教師,而由于李叔同的大力提倡,全校師生都極重視藝術教育,豐子愷在藝術的世界里如魚得水,尤其是隨李叔同學習繪畫后,他的繪畫才智得到充分釋放。1919年夏,豐子愷從一師畢業,五年的扎實學習,他開始融入社會,走向藝術創作及教育的漫漫長路。

                2

                豐子愷畢業時,距杭州百余里地的上虞白馬湖畔,著名鄉紳陳春瀾出資二十五萬銀元,為南中國著名的春暉中學奠下了堅固的基石。此時,恰好一師校長經亨頤回鄉辦學,他就做了春暉中學的校長。于是,這所白馬湖畔的鄉間學堂,因那些先后來此執教和講學的名師而聲動中國。

                夏丏尊、豐子愷、朱自清、朱光潛、楊賢江、匡互生、葉天底、劉薰宇、張孟聞、范壽康等名師先后執教;蔡元培、黃炎培、胡愈之、何香凝、俞平伯、柳亞子、陳望道、張聞天、陳鶴琴、黃賓虹、葉圣陶等一批大家來此講學、考察。

                每一位名師,都和春暉有著特別的緣分,自然也就有了各自別樣的故事,春暉因他們而生輝。

                1921年底,上虞崧廈鎮人夏丏尊,由湖南第一師范來到了春暉,被聘為首席教師,并負責招聘教師,隨后,夏的學生豐子愷,最先應聘來教音樂、美術。

                白馬湖畔的小平屋里,國文老師夏丏尊看著從長沙街頭買來的《愛的教育》原版書,心中涌起一種責任:教育之沒有情感,沒有愛,如同池塘沒有水一樣,沒有水,就不成池塘,沒有愛,就沒有教育。于是,昏暗的煤油燈下,他對照日、英版本,抗擊著寒風和蟲蚊,寒以繼暑,用一年多的時間,將它譯成了中文。而豐子愷的小平屋正好與夏老師相對,豐子愷還在墻角種了一株小楊柳,并將自己的小平屋命名為“小楊柳屋”,豐子愷日后漫畫中多楊柳,就是此時種下的一種美好?!稅鄣慕逃贩g完成后,豐子愷義不容辭地設計了封面,并配了插圖,1924年,《愛的教育》中譯本首次由上海開明書店出版。嚴格說,是春暉中學,誕生了《愛的教育》。

                在春暉中學,豐子愷是美術、音樂教師,還兼授英文。他采用開放式的教學方式,以學生的興趣為觸發點,教學別出心裁。他上美術課,自己做模特,讓學生直接畫,并現場教學:不論畫什么,都要抓住特點。你們看,我前額寬,下顎尖,像個狗頭似的。豐子愷一邊說,一邊在黑板上畫了一個倒置的三角形,添上幾筆后,黑板上就出現了豐子愷的漫畫像。隨即,豐子愷又把眼角、嘴角修改幾筆,對學生說:你們看,這是因為你們畫得好,豐子愷笑了。說完,又重新修改了幾筆:你們再看,這是因為你們畫得不好,豐子愷哭了。

                春暉花開,南國香來。有了愛,就有了一切,夏丏尊、豐子愷等先賢們,以極大的智慧和暖暖的愛意,培育著求知若渴的春暉學子們,撥亮他們的心中之光。

                而從春暉中學開始,“子愷漫畫”開始在中國漫畫界初出茅廬,它是一種亮眼的另類,無論描寫古詩句、兒童相,抑或描寫社會相、自然相,豐子愷漫畫中的諷刺、滑稽等常規手段并不突出,而是體現出更多的抒情性及詩意,追求意到筆不到的別致意韻。

                3

                1926年9月,豐子愷遷居上海北郊江灣的永義里,而弘一法師正好在上海停留,他就居住在豐子愷家,這一住就是一個多月。其間,師生倆朝夕相處,某天,豐子愷請老師給自己的寓所取個名,法師指點他用抓鬮的辦法來確定:先用小方紙,將自己喜歡而又可以互相搭配的字一一寫上,然后團成許多小紙球來抓鬮,豐子愷抓了兩次,拆開來都是“緣”字,遂將寓所命名為“緣緣堂”,他還當即請老師寫了一幅橫額,裝裱后掛在永義里的寓所中。

                而“緣緣堂”的真正賦形,卻一直要等到1933年春。這一年,豐子愷在家鄉石門灣的梅紗弄里,就是豐家老屋后面,親手繪圖設計了一所中國式的宅院,這就是緣緣堂的實體。在豐子愷眼中,充滿詩情畫意的緣緣堂,是他居住的理想之所。大運河轉彎的地方,分出一條支流,距運河約二三百步,支流的岸旁,就是他家的豐同裕染坊,店里面有老屋叫惇德堂,緣緣堂就在此堂的后面,而緣緣堂的外圍,被大片的桑麻地包裹,中間卻又點綴著小橋、流水、大樹、長亭,這些小橋流水間,自然也是豐子愷的愜意游釣之地。

                讀書,創作,豐子愷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激情。然而,他在緣緣堂僅過了五年多的舒適時光。1937年7月7日,日軍在盧溝橋燃起的戰火,很快就燃向整個中國,8月13日,日軍進攻上海,不久,杭州也遭空襲。豐子愷的一個本家向他敘述從嘉興逃回家的某個鏡頭,深深刺激了他的神經:一婦人抱著嬰孩,躲在墻角邊喂奶,車站附近忽然落下一個炸彈,彈片飛來,恰好將那婦人的頭削去,在削去后的一瞬間,無頭婦人依舊抱著嬰孩危坐著,并不倒下,嬰孩也依舊吃奶。這場景,激起了畫家的萬分憤慨,11月16日上午,豐子愷開始畫《漫畫日本侵華史》,他想向更多的讀者揭露日軍的暴行。而自11月21日開始,豐子愷就帶著家人,無奈地離開心愛的緣緣堂,踏上了漫長的逃難之路,從石門灣出發,經杭州,溯富春江而上,在我老家桐廬停留了二十三天,豐子愷稱為“桐廬負暄”,隨后,離桐廬西行,經蘭溪、衢州、常山,經入江西,再到廣西、貴州、四川、重慶,一直到1946年9月抵達上海,其間流離轉徙的苦楚無法言說。1938年2月,豐子愷在逃難途中,得知緣緣堂已于1月全部毀于戰火,義憤填膺,連續寫下《還我緣緣堂》《告緣緣在天之靈》《辭緣緣堂》三篇文章,用故鄉的美好生活來控訴侵略者,同時更堅定了他的抗戰決心:身外之物又何足惜!我雖老弱,但只要不轉乎溝壑,還可憑五寸不爛之筆來對抗暴敵——房屋被毀了,在我反覺輕快,此猶破釜沉舟,斷絕后路,才能一心向前,勇猛精進?。ā哆€我緣緣堂》)

                此刻,我就在緣緣堂(豐子愷故居)游覽參觀,1985年,桐鄉市人民政府按緣緣堂原設計恢復而建。復建的緣緣堂院子內,有一處焦門,墻上鑲嵌著幾片火燒后留下的殘木,這是緣緣堂留下的唯一原物,烏黑的殘片似乎幻化成豐子愷漫畫中極少見的圖景,而普通讀者卻一眼就能從中讀出侵略者的罪惡。

                盯著弘一法師所題的堂名,我又浮想聯翩。

                豐子愷的人生以及漫畫中表現出的悲憫思想,都與他老師的影響緊密相連。就在老師為他寓所取名的那一年,老師提出,兩人合作一部勸世人愛惜生命的畫集,《護生畫集》由此誕生,畫集的宗旨是:護生為手段,護心為目的,長養世人的慈悲心,可以致世界的和平。弘一法師五十歲時,豐子愷繪《護生畫集》五十幅??箲鸨l,豐子愷克服重重困難,完成《續護生畫集》六十幅。這些畫都由法師填詞。

                弘一法師在給豐子愷的信中發下如此宏愿:七十歲時,畫七十幅,八十歲時,畫八十幅,直至百歲,畫百幅,便功德圓滿了。豐子愷回信承諾:世壽所許,定遵遺囑。1942年,弘一法師圓寂。在后面的三十多年時間里,豐子愷不管世事如何艱難,都想方設法完成與老師的約定,在豐子愷離世前,他完成了所有的護生畫集,共6冊450幅。生靈百態,慈悲心腸,熱愛眾生,追求平等,畫相畫意均躍然紙上,看著畫集,一時讓我無限感慨。

                4

                其實,豐子愷藝術世界中的高峰不僅僅有漫畫,他的散文也別出心裁。

                郁達夫在編選《新文學大系·散文二集》時,就收錄豐子愷的《浙》《秋》《給我的孩子們》《夢痕》《新年》五篇散文,并高度評價:人家只曉得他的漫畫入神,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靈達處反遠超出他的畫筆之上。

                豐子愷曾這樣說:我倘不入師范,不致遇見李叔同先生,不致學畫;也不致遇見夏丏尊先生,不致學文(《舊話》)。也就是說,省立第一師范國文教師夏丏尊,力戒矯揉造作而提倡樸實文風,深深地影響著豐子愷的文學創作,可以這么認為,豐子愷漫畫與文學的種子都萌芽于第一師范,而又同時起步于白馬湖畔,且一開始,就顯現出他的卓爾不群。天上的神明與星辰,人間的藝術與兒童,都是他的最愛,他筆下因此也就有了眾多細膩深沉的描寫兒童生活的作品。

                豐子愷的散文,總是選取他熟悉生活的片斷,將自己獨特的感悟有機融入其中,并用最樸實的語言率真表達。1931年1月,豐子愷出版了他的第一部散文集《緣緣堂隨筆》,僅上世紀三十年代,豐子愷就出版《子愷小品集》《隨筆二十篇》《車廂社會》《子愷隨筆集》《緣緣堂再筆》等散文集子,眾生世相,娓娓道來,幽默與諷刺并舉,直抵世道人心。而抗戰時期的兩本散文集《子愷近作散文集》《率真集》中的大部分篇章,比如《中國就像棵大樹》《散沙與沙袋》《防空洞中見聞》《勝利還鄉記》等,則充分展現了一位知識分子的強烈抗戰情懷。

                2023年4月,第四屆豐子愷散文獎在嘉興頒獎,我的散文《主角》獲獎,我真誠地表達了這樣的內心感受:《主角》敘述的是一位梅花獎越劇演員成長的故事,巧的是,她的出生地,距豐子愷先生抗戰流亡暫居桐廬的湯莊只有幾里地,都在富春江的支流分水江邊。豐先生在短短二十三天暫居桐廬的生活中,寫下了著名的散文《桐廬負暄》,雖無家可歸,但豐先生與大儒馬一浮,坐對桐廬山色,負暄談義,桐廬溫暖的太陽,一時寬慰了他們的心。而豐先生的散文表達,充滿著質樸與童真,是中國現代散文的一個獨特符號,我借《主角》一文,向豐先生表達深深的敬意,愿豐子愷的散文精神得到更廣泛的承繼與傳播。

                不僅漫畫、散文,豐子愷還是一位有卓越成就的翻譯家,他精通日、英、俄等語種,一生翻譯出版了如《源氏物語》《獵人筆記》等三十多部著作,涉及文學、美術、音樂等領域。豐子愷學外語創造的“二十二遍讀書法”,對我們現在學外語仍有較強的借鑒意義:每天讀一課新書,規定讀十遍,并用筆畫記在書上。次日,讀新課文時,先復習舊課文五遍,畫上五遍的記號,再讀新課文十遍;第三天,讀第三課時,也再復習第一課五遍,第二課五遍,再讀第三課十遍。如此類推,直到每課都讀了二十二遍,筆畫加起來,正好是一個繁體字的“讀”字。

                5

                豐子愷寫過一篇叫《吃酒》的散文,那酒徒的形象讓人忍俊不禁:某日,他在西湖邊看一位中年男子釣蝦。只見男子釣上三四只大蝦后,便起身而去,豐子愷就問他:何不再釣幾只?那人笑答下酒夠了。于是豐子愷就跟著他到岳墳邊的一家酒店,自管叫了一斤酒、一碟花生米在他邊上坐下,那人也叫了一斤酒,卻不叫菜。只見他取出瓶子,用釣絲縛住那三四只蝦,拿到燙酒的開水里一浸,待取出時,蝦已經變紅了,那人再向店家要來一小碟醬油,就用蝦來伴酒,他吃得極儉省,一只蝦要吃很長時間。

                豐子愷寫酒徒,自己也懂吃酒,真愛吃酒,他吃酒,似乎就是創作的一部分。

                某天,我去運河邊的塘棲古鎮,廣濟橋君和我說,它清晰地記得五十多年前的春夏之交,豐子愷到塘棲喝酒的場景。那個傍晚時分,廣濟橋君看見許多船只慢慢在塘棲碼頭靠岸了,從一小船艙里鉆出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瘦個、長須,頗有點仙風道骨的模樣。只見他上岸,身板筆直,徑直往河邊的小酒館走去,在臨河的小桌邊坐定,幾樣小菜就上來了,有葷有素,有干有濕,有甜有咸,再加一壺花雕,他就那樣坐著,慢慢地啜著,他似乎不是喝酒,他是來看這塘棲夜景的。他說他是酒徒,酒徒喝酒,不在菜多,但求味美,呷一口花雕,嚼一片嫩筍,其味無窮。

                我笑著對廣濟橋君說,我能體味彼時豐子愷內心的那種愜意感。前一天,他就將小船預備好,今兒一早,船就在他家門口石門灣等他,吃過早飯,他將被褥用品抱進船艙,吩咐船家從容開船。兩岸景色不斷入眼,他是畫家,又寫作,他要將這些活生生的景象攝入腦中,過濾,然后再讓它們變成線條與文字,肆意流淌。在小船上用過中飯,再悠悠地在槳聲中睡上一覺,傍晚就到了目的地塘棲。

                豐子愷確實是老酒客了,專門來塘棲喝酒,雖上了年紀,但酒必須喝足,喝過一斤花雕,他感覺味蕾得到滿足,再讓酒家上一碗素面,真正的酒足飯飽,然后走進燈影闌珊的塘棲街上,正是塘棲白沙枇杷大量上市時,他選好買了一筐,帶回船上,給了一些船娘吃,自己也吃,吃足,肚皮實在裝不下了,就朝河里洗洗手,伸個懶腰,又想睡了。

                豐子愷晚年一直居住在老家桐鄉的石門灣,從石門灣到塘棲,水路慢搖,用不了一天,這一年到塘棲,他已經虛歲七十五了。

                1975年9月15日中午時分,病魔將七十七歲的豐子愷的藝術世界徹底顛覆。

                喜悅、靜心、釋然。如中外藝術史上的許多大師一樣,豐子愷在瑣碎繁雜的生活里淘金六十多年,他藝術世界中的漫畫與散文等,已經經過了時間的敲打檢驗,我們隨時進入,皆仿佛春山凝翠,時有飛鳥掠過,還能聽得汩汩流水淙聲,它們猶如天上之璀璨明星,定會久長閃耀。

                【作者簡介:陸春祥,筆名陸布衣等,一級作家。已出版散文隨筆集《病了的字母》《字字錦》《樂腔》《筆記的筆記》《連山》《而已》《袖中錦》《九萬里風》《天地放翁—陸游傳》《云中錦》等三十余部。曾獲魯迅文學獎、北京文學獎等獎項?!?/span>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丁香五香天堂网|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少妇的丰满2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