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上嶺故事到處傳揚
                來源:《小說選刊》 | 安殿榮 凡一平  2024年03月22日07:21

                安殿榮,女,滿族,1981年生于遼寧北鎮?,F供職于《民族文學》雜志社,系中國小說學會理事、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有作品見于《南方文壇》《文藝報》等報刊。

                安殿榮,女,滿族,1981年生于遼寧北鎮?,F供職于《民族文學》雜志社,系中國小說學會理事、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有作品見于《南方文壇》《文藝報》等報刊。

                凡一平,本名樊一平,男,壯族。1964年生,廣西都安人。先后畢業于河池師專、復旦大學中文系。第十二、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現為廣西民族大學教授、廣西文聯副主席。出版有長篇小說《跪下》《順口溜》《上嶺村的謀殺》《天等山》《蟬聲唱》《頂牛爺百歲史》等十部,小說集《撒謊的村莊》等十二部。曾獲銅鼓獎、百花文學獎、《小說選刊》雙年獎等。有作品被翻譯成瑞典、俄、越南、馬來西亞文等在國外出版。

                凡一平,本名樊一平,男,壯族。1964年生,廣西都安人。先后畢業于河池師專、復旦大學中文系。第十二、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現為廣西民族大學教授、廣西文聯副主席。出版有長篇小說《跪下》《順口溜》《上嶺村的謀殺》《天等山》《蟬聲唱》《頂牛爺百歲史》等十部,小說集《撒謊的村莊》等十二部。曾獲銅鼓獎、百花文學獎、《小說選刊》雙年獎等。有作品被翻譯成瑞典、俄、越南、馬來西亞文等在國外出版。

                主持人:安殿榮(滿族)

                嘉 賓:凡一平(壯族)

                主持人:一平老師好,在聊您的作品之前,得先聊一聊您的故鄉——上嶺。近些年來,“上嶺”活躍在各大文學期刊,《民族文學》就曾發表過《上嶺裁縫》,本期又推出了這篇《上嶺網紅》,可見您在上嶺這個文學地標上,傾注了極其濃厚的感情,也是有創作“野心”的。

                凡一平:上嶺,是我近些年文學創作的地理標識,也是現實生活的真實存在。從桂北都安瑤族自治縣縣城往東十三公里,再沿紅水河順流而下四十公里,在二級公路的對岸,有被青山和竹林環抱的村莊,就是上嶺。它是我生命中最親切的土地,或搖籃。上嶺有著不多的人口,卻生生長流,他們渺小但卻堅韌,又像魚群一樣抱團,歡樂。已經死去和還活著的,都是我的父老鄉親。

                近些年,上嶺故事如井噴般不斷地涌入我的腦海并訴諸文字。一個接一個渺小、堅強、智慧的人物,讓我心動,也讓我沖動。我把他們寫出來,呈現他們于苦難中的堅強和達觀,生存的智慧和善良,同時寄托我對生命的悲憫、對人性幽微的探索,以及對人性光芒的希冀。這些作品或是我獻給上嶺村的又一曲悲歌,或是另一杯甜酒。書中的故事無一不發生在上嶺,轉移和加載在了產婆、裁縫、偵探、說客、道公、保姆、歌王等人物身上。他們身上滿是上嶺男人、女人的性格和氣味。他們的經歷中有我曾祖父的冒險和神秘,有我祖父的堅忍和大氣,有我外婆和母親的非凡才藝和想象,還有我父親和叔父的善良忠誠……

                上嶺是一個村,又是一個人。

                我是上嶺村人。

                我想我這輩子的創作,是離不開生我、養我、親我的上嶺村了。只是,接下來我該如何描寫上嶺村,讓上嶺村的故事和人物形象打動人心,到處傳揚,這是個問題。

                主持人:《上嶺網紅》展現了一個在短視頻和粉絲經濟影響下的鮮活鄉村。這應該是您與當下社會潮流貼合得最為緊密的一篇小說了,能談談這篇小說的創作初衷嗎?

                凡一平:《上嶺網紅》是我延續的關于上嶺的故事。這個故事一半虛構一半真實。網紅是虛構的,因為上嶺目前沒有網紅。如果說有,那就是我。我在抖音的賬號已有九千的粉絲,跟別人比很少,但跟上嶺人比肯定是最多的。而且我發現有不少上嶺人在關注我,其中有我的二哥、二嫂,以及其他的鄉親們,為此我也關注了他們。他們都注冊了抖音,在抖音亮相,發布他們的日常生活。我注意到,他們進駐抖音,并不是為了成為網紅,或許也想。不管想或不想,他們展示的生活是真實的,沒有虛假。在影像里,秀麗的山河、貧瘠的土地、放養的牛羊、垂釣的魚、歡鬧的婚宴、悲傷哀婉的白事……是那樣生動、親切和感人。上嶺人活得平凡,卻很自在,他們貌似與世無爭,卻無比地熱愛生活。是他們積極的生活態度,給了我寫作《上嶺網紅》的靈感。

                主持人:數字技術對我們的生活產生重大影響。流量面前,如何堅守底線,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話題,帶有自主、批判、創造力的追問也顯得十分重要。捉黃鱔的黃善,在爆火之后,就面臨著是否要誠實面對觀眾的考驗。金錢誘惑著他,但同鄉人的樸實善良,也使他重新審視自己。

                凡一平:我十六歲以前生長在上嶺,是釣魚和捉鱔的高手,這過往的經歷決定了小說的主要人物,但根本的人物還是上嶺人,我的鄉親們。錦衣玉食、功名利祿,在我的鄉親們那里,不過是浮云,唯有質樸、善良和智慧,方為立身之本、傳世之道。就在剛剛,下午四點的時候,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我的堂哥堂嫂。他們風塵仆仆,帶著自種的青菜、自捕的河蝦,來看我九十四歲的母親。他們放下青菜、河蝦,與我母親寒暄一會兒,又匆匆地趕回近二百公里遠的上嶺。他們留下的青菜河蝦,不僅僅是我少時的味覺和記憶,更是鄉情的濃縮和親情的呼喚。

                主持人:小說中特別安排與黃善有過情感糾葛的覃鳳飛、韋婉寧母女直播傳統彩調《十月花》,也是用心之筆。在網絡通達的年代,大家更想被看見,被認同。您怎么看待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在當下的傳播?

                凡一平:在寫作這篇小說之初,我恰好跟石向東吃飯,他是著名的雕塑家,興頭上表演節目,他唱的正是傳統彩調《十月花》,地地道道、有滋有味的腔調讓我贊嘆和佩服,由此可見傳統文化的普及和深入人心。優秀的傳統文化是經過時間的沉淀和世代的人們檢驗的,是錘煉過的真金白銀,是只升不降的高山,沒有理由不被喜歡和景仰。創新是小說家的追求,而在創作中不忘傳統文化的傳播,是小說家的責任和自覺。

                主持人:感謝一平老師接受采訪,愿這樣的上嶺故事到處傳揚。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丁香五香天堂网|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少妇的丰满2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