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訪談 | 王棵《蘆哨聲聲》:用智慧和勇敢守護母語,守衛家園
                來源:長江文藝出版社(微信公眾號) |   2024年03月19日15:22

                戰火中的少年,用一段傳奇的“求學”之旅,刺破黑暗,奔向光明......

                平原上的水鄉,河上的菱角花園,他們上樹、下河、捉蟲、吹哨......

                以質樸清新的語言書寫罕見的文化抗戰主題,這便是軍旅作家王棵寫給孩子的紅色題材力作:《蘆哨聲聲》!

                《蘆哨聲聲》近期由長江文藝出版社正式出版,是一部以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奴化教育為題材的兒童小說,面對侵略者的陰險狡詐與殘暴,江南水鄉地區人民團結一致,以勞動人民的智慧守護母語,守衛家園,也將堅守文化、熱愛祖國的信念傳遞給下一代,給予讀者歷史的正面教育和積極向上的鼓舞力量。近日,王棵接受了媒體群訪,講述了在創作《蘆哨聲聲》時的感想與體悟。

                王棵: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影視產業聯盟首批影視創作專家,著有《守礁關鍵詞》《風箏是會飛的魚》《大海上的腳印》等。作品曾獲《小說選刊》全國優秀小說獎、第八屆中華優秀出版物獎、《十月》新銳人物獎、《北京文學》優秀作品獎等多個獎項。

                楊嵐:責任編輯,以下簡稱“楊”

                楊:是什么契機讓您開始關注到“文化抗戰”這個主題?

                王棵:我做過8年的影視編劇。那段時間,我看了許多與抗日戰爭有關的資料,對這場戰爭的了解和理解比以前有了強化和深化。在2017年的時候,我寫了一個中篇小說,叫《在水之涘》,發表在《十月》雜志,接著《中篇小說選刊》選載了這篇小說,這樣的發表轉載,對這篇小說是一種肯定。這算是我第一次在抗日戰爭這個題材上的文學實踐吧。從2018年起,我就開始規劃寫一部抗戰題材的長篇小說,故事的背景地,放在我老家江蘇南通。有了這個規劃之后,我看了許多跟我家鄉南通抗日戰爭有關的資料,有史料,有小說,也有學術論文,比如,各級黨史辦的資料,像《江蘇抗日戰爭史》《江海烽火》《江海風云錄》等。在2022年下半年的時候,我覺得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充滿了創作的激情,也有信心,于是,我正式進入了創作。因為此前的三年,我一直在研究兒童文學嘛,我的興趣點也在兒童文學上,我就決定用兒童小說的形式,來完成我的這次抗戰題材的文學書寫實踐。

                關于“文化抗戰”這個主題,首先,文化抗戰本身就是抗日戰爭中,不可忽視的事實存在。日軍的入侵,分為武裝入侵和文化入侵。在武裝入侵的同時,日軍從來就沒有忽視過,對中國的文化入侵,事實上,在文化入侵這個層面,日軍是非常有組織、有計劃的,行動也很周密。對抗日軍的文化入侵,當時的中國軍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犧牲,他們的故事是可歌可泣的,是值得大書特書的。其次,從抗戰時期到眼下的2024年,一直有抗戰題材的文學作品涌現,在這么多的好作品當中,要讓我的這部作品有它存在的價值和理由,就要盡量找到新穎的切入點。專門從“文化抗戰”這個角度來書寫抗日戰爭,是有一定新穎度的。

                再次,外來文化對本土文化的入侵,任何時代都是存在的。所以,從“文化抗戰”的角度來書寫這部小說,就有了一定的當下性,有了現實意義。

                楊:在創作中加入方言俚語的元素是出于什么考慮?

                王棵:這個小說的核心情節,是日軍在淪陷區辦日語學校,教中國孩子日語,而故事里的中國人民用他們的勇敢和智慧,堅決抵制日軍在本地創辦日語學校。圍繞這個核心情節,小說里必然有大量的內容,是關于語言的。小說中的人物,難以避免有關于語言的討論和言說??紤]到當時的社會實情,在廣大的鄉村地區,人的受教育程度是不高的,甚至可以說,上過學的人也不多,那么小說中的村民不可能說“官話”,所以,在創作中加入方言俚語,首先是為了符合當時的社會現實。更重要的,這是這個小說的核心情節所帶來的必然性要求。所以我認為,加入方言俚語,這是這個小說對作者的一種限制,作者不得不這樣操作。如果不這樣操作,這個小說的面貌會打折扣。

                加入方言俚語當然也有情感層面上的原因。中文是我的母語,南通話是我母語中的母語,我非常愛自己的母語,我也很有意愿和激情來表達我對“母語”的熱愛。方言中有非常深刻的文化,而且現在孩子中間不太流行講方言了,方言的流失是非??上У?。我也很想通過自己的創作,讓大家更加關注方言,更愛自己的方言。

                楊:這部作品與您之前的兒童文學作品有什么區別?

                王棵:在《蘆哨聲聲》之前,我其實已經創作了三部兒童文學作品。前三部,都是現實題材的小說。而《蘆哨聲聲》,它是歷史題材的?,F實題材和歷史題材,有不同的難度。要想把它們寫得自己滿意,都需要付出許多相應的努力。

                《蘆哨聲聲》這部小說,它的醞釀和尋找創意的時間很長,可能是因為寫的事情,發生在自己沒有經歷過的年代,要做的案頭工作特別多。也許是因為準備的時間很長,真正開始創作的時候,有種瓜熟蒂落、不吐不快的感覺,所以寫的時候是很暢快、盡興的。我記得當時經常有一種感覺,是小說里的人物和故事充盈在我的腦子里,讓我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掂記在心,好像這些故事和人物在使勁地催我把它寫出來。就是這樣一種太想說、太想寫的感覺,在整個創作期間,一直是存在的。

                楊:您認為成人文學和兒童文學的創作有什么區別?

                王棵:成人文學和兒童文學在創作上的區別,這是兒童文學理論專家一直在言說的一個大的命題。無論從哪個角度切入,都可以說很多。成人文學和兒童文學的受眾,一個主要是成年人,一個主要是未成年人。所以,兩種文學,要適應兩種主要受眾不同的閱讀要求和閱讀習慣。就算是兒童文學作品本身,它也有分級,就意味著,僅就兒童文學創作內部而言,分別有更適合不同年齡孩子的讀物,它們彼此之間也有區別。所以說,說到區別,要看更具體的分支是什么??偟膩碚f,區別來自各個層面,語言、敘事、結構,等等。但是有時候,有些區別也不是一定是一條巨大的鴻溝,會是微妙的區別。我個人要盡量控制去具體地表述這種區別,因為無論怎么表述,都可能引發辯論。作為一個作家,特別是小說家,要盡量避免去參與辯論,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學習、思考和創作,一個小說家的作品里面,他的審美、藝術感覺、敘事能力等各個方面,讀者是一目了然的。

                楊:您在兒童文學創作中,怎么理解“兒童本位”這個問題?

                王棵:兒童文學就是兒童本位的文學,是站在兒童的立場和角度去創作的文學,在這種創作中,兒童在作家心目當中,要一直是中心的存在。我的理解講,就是在整個創作的過程中,從構思到正式進入創作,作家心里面都要裝著孩子。我相信,任何一個寫兒童文學的作家,當他開始寫兒童文學的時候,他一定是堅持兒童本位的,他一定是以一顆赤子之心,去為孩子寫作的。但是這里有一個問題,什么是兒童,什么是當下的兒童?我們自己本身都是成年人,我們無非只能通過三個方面,去得出什么是兒童的結論。一個是自己的童年,另一個是自己的孩子,還有一個是周邊觀察到的孩子。但是,這三個方面,就能讓任何一個成年人,堅信自己知道什么是兒童嗎?就會產生這種堅信嗎?兒童是豐富的、復雜的,所以當我們要去為這個問題尋找標準答案的時候,這其實意味著,已經給自己的創作戴上了深重的鐐銬,而創作是需要精神放松的。

                在我這幾年兒童文學的實踐中,我的辦法是,在創作的過程中,我會想象我的面前,一直站著一個具體的幾歲、幾年級的孩子,他在監督我,我寫每一段話,都會向假想中的這個孩子默念一遍,直到我認為,他聽得懂我的這段講述、對我的這段講述感興趣,我才會進入下一段。

                楊:關于戰爭的書寫,維度怎么把握?正面描寫和側面描寫是怎么處理的?

                王棵:戰爭文學作為一種特殊的文學類型,它始終是引人注目的。第一個維度,我認為是作戰雙方的謀略,戰爭中敵我雙方的斗智斗勇。第二個維度,就是戰爭中人們的日常生活,各色人等的面貌,也就是,戰爭中真實的社會生活。第三個維度,人性的書寫,戰爭更考驗人性,這方面的書寫,也是比普通的文學類型有更深廣的空間的。第四個維度,是情感的表達,我希望,我這部作品,在這個維度上,有它自己的獨到性,因為我在寫這部作品時,經常把自己寫得心潮澎湃,甚至熱淚盈眶,我希望讀者讀的時候,能感覺這個小說的情感是很豐沛的、是很能打動人心的。

                正在描寫和側面描寫怎么處理?!短J哨聲聲》這部作品中,確實有一些段落,我刻意地沒有從正面,而是從側面去描寫戰爭的。從側面去描寫,可以避免去赤裸裸地描寫戰爭中血腥的場景、黑暗的人性,引起兒童的不適。但側面描寫,其實是要動很多腦筋的。否則,會顯得無趣。但是,如果處理的好,反倒會產生讓人驚艷的效果。我的方法,是要根據具體的內容,來具體對待,靈活采取辦法。舉個例子,我的這部小說的結尾,我是很費思量,才想出在玉米地里唱童謠、做當地特色游戲,還有白天的熒火蟲這樣的細節的組合,來完成這次戰爭的側面描寫。

                楊:創作中有沒有遇到什么困難?

                王棵:寫作是愉悅和艱辛并存的事情。創作中當然會遇到困難,這種困難,是來自方方面面的,是各種各樣的。一個作家最終寫出了哪個作品,其實也是有一定的偶然性的,跟這個作家,是一種緣份。一個人一輩子的時間是恒定的,還是要盡量寫作品,用作品說話??偟膩碚f,困難是時時會到來的,是非常細節的。不過,雖然困難時不時地、從不同方向地來臨,但寫作這么多年了,我自己也積累了相應的辦法,許許多多的辦法,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所以,一般也沒有太影響寫作。寫作和學習,就是我的一個生活方式,很自然、平常地存在了我現在的人生中,比較冷靜、平靜地進行著。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丁香五香天堂网|97超级碰碰碰碰久久久久|少妇的丰满2观看